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不觉(一)

不觉(钤光)

1. 

#钤光,OOC属于我,他们是美好的#
#哭包美如画,脑洞怎么圆#

1.

均天式微,各国并起,自立为王。

最先将这天下搅乱的是天璇。天璇王陵光派出死士裘振刺杀啟昆帝。啟昆崩,天下乱。

天璇抢得先机,理应顺势而上逐鹿中原,却因王上陵光痛失爱将一蹶不振而错失良机。

裘振的离去不仅使陵光颓靡不振,对于整个天璇更是件祸事。此后一段时间,天璇再无有能力领兵打仗的将军。便给了他国可乘之机。

公孙钤身为天璇副相,日夜操劳天璇事务,且如今时局动荡,遖宿对天璇虎视眈眈而天璇空有兵马却无领兵之将,公孙钤身上的担子愈加沉重。

虽陵光已振作起来,但天璇的国力早不如当年拿下瑶光时强盛。遖宿如今拿下了天玑,眼看天枢也将成为遖宿属国,只怕天璇已是在劫难逃,惟有早做打算,放手一搏。

于是陵光招公孙钤入宫详谈对应之法。

“公孙,如今遖宿来势汹汹。不过数月便拿下了天玑,天枢也怕是撑不了多少时日。待他们攻破天枢,下一个目标便是天璇了,孤王该怎么办?”

“回王上,为今之计,我国惟有召集兵马与之一搏,兴许还有回旋的余地。臣愿奔赴前线领兵作战,望王上准许。”公孙钤垂着头拱手请命。

早在陵光招他入宫之前,他就想好了对应之法。如今两国已覆灭,天权有天险作为屏障,且执明王向来不爱与外界联系的性子都表明天权不会趟这次浑水。天璇若想从中求生必须击退遖宿,挫伤其锐气,使其短期无法进攻天璇。

“孤王不会同意让你领兵抵御遖宿!”陵光袖子一甩,背过身去,不愿再看公孙钤。

“王上,如今我天璇已无将才,士兵折损严重,臣但求能为天璇献上绵薄之力。请王上下旨,让臣领兵保卫天璇。”公孙钤双腿一曲跪在陵光身后,语气一如往昔般从容有力,不容拒绝。

“你⋯你明知孤王不想让你以身犯险,你为何还要逼孤王。你也是,裘振也是,若你也离开,孤王该如何是好。”陵光转过身,微微泛红的眼睛盯着跪在身前的公孙钤,指尖有些颤抖。

“王上,微臣的心愿和裘将军是一样的。惟愿吾王,长享盛世。”公孙钤紧握着佩剑的双手已骨节发白,依旧低着头执意请旨。

“你当真一定要去吗⋯”陵光的身子轻微晃了晃。

“罢了,你执意要去便去。退下吧。”陵光无力的摆了摆手,缓缓合上了眼。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