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不觉(四)(钤光)

 =============

4.

 

时隔多年再次踏入裘府,陵光是想见见裘振。为了让裘振得以和家人团聚,陵光将裘振葬入裘府。裘振虽离去多时,陵光在心情低落时仍习惯与裘振倾诉。

 

斯人已逝,旧习却改不掉。

 

陵光静静地坐在裘振墓前,手掌轻抚着墓碑上的痕迹。

 

“裘振你知道吗,你走了以后,我遇到了一个人,叫公孙钤。就是天璇的那个公孙世家。他啊…当真是公子如玉,翩翩君子。”

 

“原先我并没有注意到此人,后来丞相不断提拔他,我也觉得他是可用之才,便升了他为副相。他确是治世之才。不知觉间,我越来越在意他。”

 

“可如今他也要为我出征抗敌,我很怕,他如你一般离我而去。”

 

“若是要成天下共主,便需做孤家寡人,这天下,于我又有何意思。当年你死于我面前已让我丧失逐鹿天下之志,若他日公孙钤也为我牺牲,我…又该如何自处。”

 

“我想,我是很喜欢他的。非常,非常喜欢。” 深秋的树叶散落在陵光身上,陵光起身整了整衣摆,打落败叶,对着裘振的墓碑深深一拜。

 

“若他日得空,我再来看你。”

 

踏着被枯叶掩盖的小径,耳畔隐约间传来孩童嬉戏之声,陵光的眼角滑落了一道晶莹。

 

陵光抬手抹了抹脸庞,神色间已看不见脆弱彷徨。他又变回了当年有着雄心壮志,一心剑指中原的天璇王。

 

如今与遖宿必是一场苦战,公孙钤奔赴战前,国内的大事更需陵光做个决策。身为天璇的王,陵光要对自己的子民负责。为了天璇,也为了公孙钤。

 

回到裘府门前陵光踏上马车,吩咐立即回宫,即刻宣朝臣进殿商议国事。

 

“众爱卿平身,今日诏集众爱卿入宫是为了商议对抗遖宿一事。如今公孙副相已上阵领兵,众爱卿以为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回禀王上,臣以为我国应继续以高官厚禄招集将才,遖宿如今兵强马壮,其领军之人才能颇高,若天璇想战胜遖宿仍需招募有能之士。”

 

“丞相说的有理,可寻找将才也非一日两日可做到之事。臣以为如今应大量征兵以充我天璇军队。”太尉上前一步俯身阐明观点。

 

丞相立刻上前反驳。

 

“王上,万万不可啊!如今天璇国力已不如前,若大量征兵耕地必然荒废,难道天璇要步入天玑的后尘吗?”

 

“好了好了,两位爱卿莫急。如今天璇势必要征兵的。丞相下去与户部商量一番,看看我国的粮食存量,再决定征兵一事。”陵光拍板决定征兵一事,便让朝臣退下。

 

陵光独坐在朝堂之上轻叹一声。

 

“只望公孙钤…可平安归来。”

======================

喜欢钤光的小伙伴我们一起交流啊qwq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