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不觉(五)(钤光)

5.

 

公孙钤到了天璇与遖宿的接壤之处,附近的几座城池由于战火绵延早已人烟罕见,很是荒凉。曾经的繁盛与如今对比更突显出战火的无情。

 

两国开战遭殃的永远是百姓。是以,百姓不在乎统治者是谁,只要能令他们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谁便是明君。但士子却有些特别,因为他们心中各有明主,他们心中的家国大义更重一些,亡国与他们而言可轻如鸿毛,也可重如泰山。

 

依照公孙钤的安排,天璇大军驻扎在离遖宿军队百余里之外,双方都做好了开战的准备。可这仗该如何打就是公孙钤需烦心之事。

 

单凭双方军力而言,天璇处于劣势,若想赢便只能智取。可遖宿的将军也算是文武双全,想要用计谋取胜不仅需人和,天时地利也必不可少。

 

所以若想尽早结束这场战争必须断了遖宿的运粮之道,再顺势灭其志气伤其筋骨以此为天璇赢得整修之时,且令遖宿对天璇有所忌惮,一时半会不敢进犯天璇。··

 

而该如何断了遖宿的粮道这一问题令公孙钤有些犯难。在帐中踱步许久没想出个头绪,公孙钤走出帐篷望着星空向身旁的幕僚问道。

 

“你觉得,三日之后这天会刮什么风?”

 

“回禀大人,依属下之见,鱼鳞天,不雨也风颠,三日之后应刮西北风。”

 

公孙钤回过身认真的看向幕僚。

 

“你有几分把握?”

 

“以属下的经验而谈,起码有八成把握。”

 

抬头望向浩瀚无际的星空,公孙钤的心思几番流转。 

 

“既如此,你且下去歇息吧。”

 

挥退幕僚后公孙钤回到帐中,皱着眉头坐在案牍之前仔细思量,片刻后公孙钤提笔写了两封密函,将信以蜡封好后唤来两名下属,将一封交予其中一人,令他务必把信交到赵将军手中;剩下一封递给了另一人命他递交给陵光。

 

下属离开后,仅剩公孙钤一人坐在帐中,桌前的烛火摇曳发出‘噼啪’之响,将公孙钤的神情照映的明灭不清。公孙钤拿出临行前陵光赠与他的玉佩珍爱地抚摸着,羊脂玉被烛火染成澄黄之色,平添了几分暖意。

 

公孙钤的神态柔和,目光宛如注视恋人一般深情地望着手中的玉佩。

 

“如今天时地利算是有了,接下来这人和恐怕还需王上那边多操劳一二了。不知王上如今可还安好…”

 

帐外仍是月白风清之象,丝毫看不出大战在即。

 

-----------------------------------------------------------

陵光收到公孙钤的来信时,窗外正是大雨瓢泼。眼看着就要入冬了,这雨只怕是见一场少一场。

 

这次公孙钤的来信内容与陵光先前的想法不谋而合。陵光本就想再调遣些军队上前线,顺带运些粮草军需过去。毕竟天快凉了,该准备些过冬的衣服给将士们。

 

想到这里陵光将先前拟好的奏折递向身旁近侍。

 

“交给丞相,让他加紧去办。”

 

“此次必叫遖宿知道我天璇不是他随意可欺的。”陵光将信笺攒紧,语气狠厉。

 


 ====================================

官方放大招之前先产一发粮,别等会虐的写不下去了。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