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不觉(八)(钤光)

8.

 

公孙钤的身体经过几日的休养已无大碍之时,长史邀他到书房一叙。

 

“公子,这间便是书房。”下人将公孙钤领到门口后自行退下,公孙钤轻叩了两下门面示意自己在门外。

 

“进来吧。”长史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公孙钤抬手推开房门,一眼便看见长史正坐在桌前下棋,于是跨过门栏向他走去。

 

“公孙兄来的正好,不如坐下陪我手谈一局。”长史招手示意公孙钤坐到对面,随后抬起手举起茶壶将茶倒入公孙钤的杯内。

 

公孙钤顺势坐下,看向手旁的棋盒,是白子。公孙钤拾起一枚棋子认真的研究起了棋局。

 

这盘棋已经下了一半,黑子在白子的围攻下已呈颓势,而白子的损耗也不小,不少零散的棋子散落在周围。细细思考下来也不见得白子能取胜。略作一番思量公孙钤落下一子。

 

“公孙兄这子落得好啊,这是在为白子留一条后路吧。”长史笑了笑又落一子。

 

“长史这一棋…下的有些古怪啊…”公孙钤皱了皱眉,这一棋让他有些意外。这棋颇有些剑走偏锋之感,像是要将白子拖入陷阱。

 

“今日约公孙兄来此,是看这几日公孙兄身子快痊愈了,想与公孙兄聊些往事。”长史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后看向公孙钤说明来意。

 

“那便有劳长史与我聊聊了。”公孙钤面色平静的再下一子。

 

“这世间有四国,除了我遖宿外,另有天璇,天权,天枢三国。而天枢已向我遖宿称臣,剩下两国中,天权有天险作为屏障,是个易守难攻之地,且天权王也不爱与外界交流,所以天权对遖宿的威胁并不大。”

 

“现在最令王上苦恼的是天璇。天璇与遖宿接壤且国力强盛,近来那天璇王发兵进攻我遖宿,遖宿已被连下十数座城池。”长史语气沉重的叹了口气,目光悲痛地看向公孙钤。

 

“而你本是王上派到天璇王身边的卧底。本来想让你在天璇出兵前先发制人刺杀天璇王,可没想到你出了些意外,只能将你先带回遖宿。”

 

“意外?”公孙钤执子的手顿了一顿。

 

“一日你出行中马匹不知何故受了惊吓将你摔下了马,大夫说你伤到头部记忆可能出现问题,怕你醒来露了马脚,我就命人谎称你已身故,暗中将你带回了遖宿。”长史再次拿起茶壶向两人杯中添了些茶。

 

两人将一盘棋从晌午下到了傍晚才出了房门。

 

公孙钤用过晚膳后开始收拾行李,随便折了几件衣裳,带上些银票,揣着自从醒来便从未离身的玉佩,拿起佩剑公孙钤趁着夜色离开了遖宿。

 

 

数月前的天璇王宫。

 

“禀报王上,我军夜袭遖宿军营成功。但是…公孙副相被敌方将领从马上射落,生死不明!”士兵跪在殿堂下向陵光禀报军情。

 

“什…什么?你…你说公孙钤生死不明?”陵光从王座上起身跑到士兵跟前双手紧紧的抓住对方的肩膀,眼睛通红,看起来有几分可怖。

 

“下官…下官只是将消息回禀给王上啊…具体情况下官也不清楚…”士兵颤抖着身子哆哆嗦嗦的将话说完。

 

“你也不知道?孤王养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全都是废物!废物!”陵光气极一脚踹在对方身上。

 

“来人,传丞相立刻来见孤王!”陵光焦急地来回踱步咬着下唇,手指揪着衣服不断摩擦。

 

“王上唤下官前来有何要事?”丞相行礼后向陵光询问道。

 

“丞相!丞相前方传来战报说公孙钤生死不明…孤王…孤王怎么办…”陵光无助地看着丞相,眼中泪光闪烁。

 

“王上先莫要着急,既然是生死不明,那就还有希望,派人去寻,也许还寻得回。”。

 

“现在最重要的是王上您千万不可自乱阵脚,整个天璇都指望着您呢!”丞相立刻躬身回禀。

 

“马上派人连夜出城赶往阵前去寻人,若是寻不到…孤王定让遖宿付出代价!”陵光紧握双拳通红的双眼中透出绝决的味道。



 =================================


看我今天这么勤劳…投哭包一票吧!哭叽叽。

官方破3亿的福利是跳极乐净土。壮哉我天璇,看哭包跳舞啦,大家一起投个票吧

戳我,求投哭包一票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