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不觉(十一)(钤光)

国庆快乐各位!

勤劳一点说不定国庆能完结w

完结后大概会点个梗…还没完结我干嘛想那么多…到时候没人理我就尴尬了

今天官方花絮特别甜,一定要去看

日常拉票别嫌我烦qwq

小哭包小哭包小哭包

 ====================================


11.

 

看到陵光的第一眼公孙钤就知道这个人对他来说与其他人不一样。具体来说,他与他之间像是有一份融入骨血的羁绊,不受记忆束缚,流淌在心底。

 

在公孙钤眼里天璇的朝堂比起遖宿的街道更多了分亲切。天璇于公孙钤而言更像是故国。下朝后依旧思绪纷乱的公孙钤正准备跟着丞相一同回府商量后续事宜,陵光身旁的内侍就将他拦了下来,说是陵光邀他一叙。

 

于公于私公孙钤都想接近陵光,于是便跟着内侍走进了后花园。陵光在庭院中坐着,身前摆放着一暗沉的木制棋盘。公孙钤行过礼后听到陵光的那句——你对着本王无需这么多繁文缛节时百般思绪涌上心头。

 

似乎,在过去也有人这样对他说过。后来他回了什么…是什么…有些话语呼之欲出,却又想不起来。

 

惟愿…盛世…究竟是什么…

 

记忆仍是无法唤醒,公孙钤只有按着陵光的意思先对弈一局。

 

其实那天两人都没把心思放在棋局上,陵光在一旁念叨着他与‘公孙钤’的过去;而公孙钤试图分析这些话和长史与他说的话之间的差别,从而找到些真相。

 

“我曾有段倾颓的日子,就是那个时候丞相将你举荐给我。刚开始我还常将你认成裘振,想来也是那段日子太过混沌,你们一点也不像。”

 

“我天璇在那段时日完全是靠你与丞相在支撑…是我太过任性,辛苦你们了。”陵光突然朝公孙钤笑了笑,公孙钤有些不自在的撇过头,耳朵慢慢红了起来。

 

“…王上言重了…”公孙钤的脑海中不断闪现着陵光的笑容,掩饰般的端起茶杯遮住脸庞以望陵光不要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你虽失去了记忆,但能活着回来就已是一大喜事,孤王不敢奢求更多。只望你能陪着我,共享盛世。”

 

“天璇以后少不了你和丞相费心。”陵光看了眼公孙钤,垂下头不禁莞尔。

 

“为王上分忧是微臣的职责。”公孙钤低着头应道。

 

“好了,你大病初愈,想必也累了。我叫人带你下去休息可好?”陵光有些担忧公孙钤的身体。

 

“多谢王上,微臣先行告退。”公孙钤起身拜别陵光,跟着内侍去了陵光为他安排的住处。

 

“忘了也好…我给你的记忆,也有伤你至深的地方。”

 

“如今你只是公孙钤,与裘振再无关系。”


  "也好...也好..."


陵光在夕阳的映衬下独自一人坐在棋盘前下完了整局棋。

 

“茶凉了…”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