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不觉(十三)(钤光)

13.

 

这日清晨公孙钤起身后先是在院落中练了会儿剑,练完剑后公孙钤搬了把椅子在树荫下泡茶。坐在树下公孙钤翻着上次从陵光那借来的书却丝毫没看进去。

 

方才公孙钤在练剑时候才发现他拿长剑比匕首称手许多,若这两柄剑都是他的理应手感差不多,为何这柄匕首对他来说如此陌生。公孙钤下意识的抚了抚剑身,仔细地观察着剑身希望从中看出一些端倪,两盏茶的功夫都过去了仍旧无果,公孙钤只得放弃。

 

近期琐事不断,加上公孙钤忘却了往事让局势变得更为复杂。一边是遖宿的命令,一边是陵光的托付。于公孙钤而言这两方他都不敢全然信任,无论他帮了哪一国,最后都可能是伤了自身。

 

对于遖宿那边的计划公孙钤也只能先行搁置,遖宿人告诉他的过去与他在天璇了解的过去在许多方面有着出入,公孙钤只能先静观其变。

 

这个世界于公孙钤而言几乎全是谎言,他无法相信任何人,但真实究竟藏于何处仍需要公孙钤自己去寻找。没有人能替他寻回前尘,也没有人能引导他的未来。

 

----------------------------------------------

 

年节将近,宫中张挂起了红灯笼,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陵光近日却愈发困倦,整日恹恹的,连与公孙钤相处都不太提的起劲。幸好与遖宿的战事已经结束,且年节的事物需陵光烦心的地方并不多。

 

这日陵光心血来潮想去看看公孙钤这些日子忙些什么,便逛到了公孙钤的院子里。这院子的布置是整个宫中除了陵光自己寝宫外最为舒适的,屋后种了一片竹子,四季常绿着,将整个院子衬得宁静清幽。

 

说来竹子与公孙钤的气质也意外的契合。世人常道君子如兰,陵光却觉着这竹子更配公孙钤,四季常绿,亭亭净植不屈服于环境的变化。无论周遭如何变化,总能坚持着自己的道义。

 

陵光进屋时公孙钤正在作画,上好的宣纸铺陈于桌上,纸上仅有墨色深深浅浅勾勒出长亭之景。陵光悄悄地走近想要一窥究竟,离公孙钤仅剩十步之遥时,公孙钤突然抬头将陵光抓个正着。陵光手握成拳放到嘴前咳了两声。

 

“我闲来无事,便想着来你这看看。”

 

“王上来微臣这里,是微臣的荣幸。不知王上找我可是有要事?”公孙钤放下了手中的画笔走到桌前倒了两杯茶便坐了下来,又转头看着陵光温柔笑了笑。

 

“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想看看你住的习不习惯。”陵光看着公孙钤的笑颜愣了愣,随即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这院子自然是好的,庭院的布置很是别致。我有时会去竹林间走走,心神都宁静了下来。”公孙钤对这院落很是满意。

 

“你住着舒服就好,若平日里需要什么东西,尽管告诉伺候的人即可。”

 

清闲的时光总是流逝的很快,眼看着天逐渐黑了,陵光也不好打扰公孙钤歇息便带着人回了寝宫。

 

陵光走后公孙钤默默地收起了画作。只见长亭内一名男子坐在亭内,长发未束披散在身后,零散的羽毛藏在发间,看不见容颜。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