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不觉(十六)(钤光)

16.

 

初春正是冰雪消融之季,气温回暖,草露青尖,一幅万物复苏之象。可天璇王宫内的氛围却是冷凝。

 

至入冬以来,陵光的身体日渐衰弱,一开始仅是嗜睡后来却常常陷入昏迷,外人无法唤醒。医丞多次诊治也无法探出病因,只得向天下悬赏名医看诊,以望能治好陵光。

 

“王上,这是医丞给您开的调养身体的方子。您快喝了吧。”公孙钤坐在床沿扶陵光半坐起身。

 

“每日都是喝不完的汤药,我的身子也不见好转,可见这些药不喝也罢。”陵光厌恶地撇过头不想再看公孙钤手中散发着苦味的药剂。

 

“王上莫要这么说,医丞为了调养王上的身体也是煞费苦心。王上如今身体虚弱若想好起来必是要喝这些的,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名医为王上治病。但如今王上还是要喝这些药的,良药苦口利于病啊。”公孙钤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递到陵光嘴边。

 

陵光皱起眉头强忍着不适喝了下去,就这样公孙钤一勺勺将整碗药喂进了陵光肚里。喝完后陵光嘴里发苦很是难受,不禁咳嗽了两声。

 

见状,公孙钤赶忙拿起准备在一旁的蜜饯放到陵光手中以此缓解陵光口中的苦涩。

 

“如今举国上下都贴满了告示寻名医为王上医治,王上定能不日康复。”看着陵光吃完蜜饯后公孙钤为陵光拉了拉被子,免得对方着凉。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近日来我愈发觉得疲累,睡梦间总是梦到过去的事情。有时候是裘振,有时是你。”陵光有些疲倦的闭了闭眼,看起来有些犯困。

 

“王上应是忧思过重导致夜有所梦,还请王上安下心来好好养病,莫要再想其他事了。”

 

“微臣先行告退,还望王上好好休息。”公孙钤看陵光困倦的样子便想先退下,让陵光好好休息。

 

陵光摆了摆手以表同意。

 

------------------------------

 

遖宿长史府

 

“长史,公孙钤来信了,您要不要看看。”

 

“拿过来吧。”长史接过信笺将其展开,看完后笑了起来。

 

“天璇王已撑不了多少时日,接下来我遖宿等待时机一举攻下天璇也是易如反掌。快,去通知王上,可以开始召集兵马了,一切按原计划实行。”长史激动地将信纸攒成一团,吩咐心腹进宫禀报毓埥。

 

------------------------------------------

 

“公孙大人,您,您快去看看,王上他,他…”内侍由于跑得太快不断的喘气,情急之下连话都说不清。

 

公孙钤来不及问清详情身体就动了起来,回过神人已经到了陵光寝宫门前。正好医丞推门走出来,看见公孙钤无奈地摇了摇头。

 

“王上,怕是…”

 

公孙钤没听完医丞的话便闯入了陵光的房内。屋内伺候的人跪倒一片,唯有床上静悄悄的。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