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不觉(十七)(钤光)(双结局之be)

17.

 

公孙钤一步步走向陵光的床前。站定在陵光床前公孙钤伸出手想拨开纱帐却在碰到的那一刻收回了手。

 

站在陵光床前公孙钤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气氛几近凝固。终于公孙钤缓缓拨开了纱帐,陵光静静地躺在那毫无声息。公孙钤的手有些颤抖的覆在陵光苍白的脸庞上,看了陵光许久,终究无言。

 

公孙钤就安静的在陵光床前握着陵光冰凉的手掌坐了半柱香的时间,期间没发出任何声息,仅剩被风卷起的纱帐划过地面时发出细碎响动。一屋的内侍都不敢出声,怕惊扰了公孙钤。屋子里弥漫着压抑的气氛。

 

“公,公孙大人…王上的后事…该如何操办?”内侍战战兢兢的发问。

 

公孙钤面无表情地看向内侍,像是刚回过神的样子。

 

“操办…操办…”

 

公孙钤并没有回答而是起身离开了陵光的寝宫。

 

陵光的丧葬事宜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举行的,公孙钤没有去。而是留在了宫内的凉亭中独自一人下着棋。

 

药,是公孙钤依照着遖宿人的命令下的。如今公孙钤也算是完成了任务,可心里却空落落的。当公孙钤看见陵光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的那一刻心痛如绞时,公孙钤就知道自己可能做错了些什么。

 

公孙钤醒来后第一次与陵光相处就是在这个长亭中,那时他就觉得陵光于他总有着莫名的熟悉感。这是自从他醒来后第一次对别人有如此强烈的感情波动。可如今,在陵光与遖宿之间他仍旧选择了遖宿。

 

虽说是完成了遖宿王所托,公孙钤却感受不到一丝欣喜反而满心沉重。将手搭在心脏的位置公孙钤有些迷惑,为何,心里会如此难受。按理说,他为自己的国家解决了如此大的威胁,虽下毒一事违背了他自己的道义,但保护了他的国家,他应欣喜才对。可如今…

 

看着水光滟滟的湖面,公孙钤觉得他似乎做了一个会后悔一辈子的决定。小心翼翼地谋划一切,可开始就是错的。


终究是得非所愿,愿非所得。

 

距陵光逝去不过两月,遖宿正式向天璇宣战。

 

==============================

 

喜欢be的妹子看到这里就可以啦,我终于,虐了一把。其实这种走向的结局才是我一开始的大纲quq…晚上放he!!!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