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我与挑染棋灵的二三事(七)

07.

 

上完五节课后,陵光拿着母亲准备好的饭盒与公孙钤一同下楼找了校园处鲜有人烟的花坛旁坐下。打开保温饭盒几缕热气随着饭菜的香味飘了出来,经过一上午的折腾陵光觉得自己快饿疯了,迫不及待地拿出筷子准备填饱肚子。

 

“诶,今天这一上午感觉怎么样?有什么特别体验吗?”陵光刚吞下一口饭就问起了公孙钤的上课感受。

 

“你们的课堂与我们当年差了许多。可以说完全不同,当年我们能上私塾的多半是门阀子弟,寒门少有能上书院读书的。不过我当年倒是认识一位寒门士子,也算是惊才绝艳,可惜并不是我国士子…”公孙钤突然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国士子?那你们如何相识?”陵光感到有些奇怪不禁追问。

 

“我与他本是萍水相逢,后来志趣相投便成了好友。曾有过几次合作,只可惜最后我们之间被他人挑拨…他想明白后我却再无缘与他一同筹谋天下。”公孙钤苦笑着摇了摇头显然很是遗憾。

 

“这样…”陵光想明白何谓‘无缘一同筹谋天下’后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遇到公孙钤后本对历史不太感兴趣的陵光去查阅了一些史料。他知道天璇那位早亡的副相叫公孙钤,他知道那位副相与天枢的上大夫仲堃仪交好且仲堃仪的确出身寒门,最后看到天璇王上的名字时陵光不禁愣了…千年前公孙钤辅佐的君王名为…陵光。

 

当时陵光只觉得这是个巧合,毕竟重名虽不是常见却也不是没有。直到今天陵光才确定眼前这位公孙钤确是当年天璇的副相。可自己只是恰巧与天璇的王上重名罢了。

 

“你还不快吃。饭要凉了。”看着陵光愣愣的样子公孙钤笑笑戳了下陵光的额头。

 

“噢…”陵光揉了揉额头还没反应过来。

 

“诶!你戳我干嘛!”陵光后知后觉的感到额头有些痛,瞪了公孙钤一眼。

 

公孙钤指了指饭盒想转移陵光的注意力,不出所料陵光的视线移到了饭盒上面。

 

“我的饭菜都凉了,都是你的锅!”陵光愤愤地扒着饭一边将锅甩给公孙钤。

 

公孙钤无奈的耸了耸肩并没有和陵光计较。

 

“你喜欢这个世界吗?”陵光吃的差不多后突然问起公孙钤。

 

“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你好像一直不太开心的样子。”陵光观察了下公孙钤的脸色发现并无异样后才放心。

 

“我很喜欢这个世界。你说的不开心应该是因为我难免有时想起了不愉快的往事,比起我以前生活的世界,这个地方更为和平繁盛更令人向往。”公孙钤按着陵光的头揉了揉。“你以后别再一个人乱想了。”

 

“切,我是有理有据才不是一个乱想,老古董!”陵光拍掉公孙钤的手拿起饭盒转身一个人先起身离开。公孙钤静静望着陵光的背影在对方的身影即将走出视线时才追上去。

 

公孙钤在心底还埋了一句话——他喜欢这个世界,因为他喜欢的人在这过得很好。

 

=============================

写文呀就是我开心你开心就好了…本来今天说是想着更新+番外的…

诶呀我还是高估自己非洲咸鱼的品质…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