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我与挑染棋灵的二三事(十)

10.

 

那天过后一连几天陵光都平安无事公孙钤总算稍微放下了心。谁知这天晚上陵光七点多都没到家。按平时的规律来说就算老师多留一节课六点多也该到家了,陵光也不是那种会不和家长说一声就跑出去玩的人。

 

听着陵母在客厅不停提出各种不好的猜测陵父在一旁劝慰着公孙钤有些按捺不住,前几日陵光脸上的淤青还历历在目,陵光也许遇到了一些麻烦。可公孙钤无法离棋盘太远,无法去寻找陵光,除非…

 

公孙钤走到桌前将手放在棋盘上方,棋盘中不断冒出光束飞向公孙钤的手心几十秒后才暗淡下来,公孙钤收回手,棋盘的中央出现裂痕向四周不断扩散,遍布了半个棋盘后才停止碎裂。

 

公孙钤感受着他与陵光的连结想要以此确定陵光的位置。确定后公孙钤一刻不停的朝陵光所在的位置赶。当公孙钤看见陵光时,陵光在一条小巷中正抱着书包蹲在地上被一群人围着,其中一人正拿着酒瓶想要砸向陵光。

 

公孙钤挥手甩出几缕光束,围在陵光身旁的那几人忽然停下了动作纷纷倒在一边。陵光听见身旁的动静都消失了有些奇怪的抬起头一眼就看见了公孙钤站在身前,陵光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确定自己并没有出现幻觉。

 

“别怕,没人能欺负你。”公孙钤俯下身用力地抱着陵光,说话时声音有些颤抖。

 

陵光像是才回过神眼中冒起了泪光,眼泪浸湿了公孙钤的衣料,滴在了他的心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公孙钤静静地抱着陵光。温暖的怀抱让陵光觉得异常可靠,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不能离开棋盘吗?他们又是怎么了?” 陵光情绪平复了些才觉得奇怪,有些不好意思地抹了抹眼泪离开了公孙钤的怀抱,看了看四周昏迷的人很是不解。

 

“我给他们下了禁制。”公孙钤眼里像是承载了一池潭水般清冷。

 

“禁制…?”陵光还是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会忘了今晚的一切而且永远不能伤到你一分一毫。”公孙钤拉着陵光冰冷的手掌牵着陵光走出巷道。

 

“你居然这么厉害!”陵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公孙钤崇拜之情不言而喻。

 

“我可是你的棋灵。”公孙钤脸上带着一丝倦意神色却很是温柔。

 

两人走了没多久便到了家门口。陵光一开门就看见父母焦急的脸庞,看着陵光一身狼狈陵母很是心疼拉着陵光细细查看。

 

“你怎么搞得怎么伤成这样?”陵母急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你先别拉着孩子,快让他进屋洗澡上药。”陵父拉过陵母让对方先别急着询问。

 

“爸,妈,具体发生了什么我等会再说,我先去收拾收拾。”陵光安抚的对着母亲笑了笑示意对方自己没事。

 

具体陵光编了些什么说与父母听公孙钤也不知道了,回到房间由于透支过度太过疲惫他还未来得及与陵光说上些什么灵体就消失在了空中。

 

收拾完走出浴室的陵光还有些奇怪公孙钤怎么一声不吭就消失了。


=========

下午还有一更

看我这么勤劳能去doufu支持一下吗各位小伙伴…谢谢大家。doufu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