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我与挑染棋灵的二三事(十一)

11.

 

一连几日公孙钤都没有出现过陵光很是担心。

 

这日陵光正无聊的敲着棋盘时公孙钤出现了。陵光很是惊喜。

 

“你这两日怎么都没出来,我好担心你,你知不知道…

 

“陵光…”看到公孙钤沉重的表情陵光闭上了嘴来感觉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我执念已断,这两日将重入轮回。”

 

“哦…哦…这样啊…那很好啊你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陵光说着眼泪无意识的滑落。

 

忽然脸上一热,是公孙钤的手。陵光抬起头却看不清公孙钤的脸庞。

 

“陵光,别哭。”公孙钤抹掉陵光脸上的泪珠眼中满是心疼。

 

“我这是为你高兴,这么多年你终于解脱了。”陵光抬起手胡乱用袖子抹着脸上的泪水哽咽不止。

 

“陵光,不要难过。也许我们还会重逢。”公孙钤心知这是诀别却不忍心告诉陵光真相。

 

这天陵光拉着公孙钤聊了很多,小到昨天吃了什么大到人生理想。晚上睡觉的时候陵光拉着公孙钤的手不愿放开,公孙钤任他拉着直到陵光入睡。

 

见陵光睡熟了公孙钤才起身。站在床边公孙钤凝望了陵光许久,最后缓缓俯身在陵光的唇边印下一吻。

 

公孙钤将手放在陵光额前,只见一缕紫光顺着公孙钤指尖隐入陵光身体里。公孙钤如释重负的扯了扯唇角,伸出手隔空揉了揉陵光的头。梦里的陵光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突然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惟愿吾王,平安喜乐。”

 

说罢公孙钤的身影破碎成光点隐入夜色,角落的棋盘碎了一地。

 

从见到陵光的那一刻公孙钤的时光就在倒数。本来他就是残魂,能坚持这么多年没有消散已属大幸,后来又为救陵光耗尽了灵力。但即使当时没有救下陵光公孙钤也会消散,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这个‘消散’当然不是指重入轮回,早在千年前公孙钤作出身为一个棋灵留下的决定时就注定他无法再入轮回。所谓的‘消散’也就是消失于世间,什么都不剩。

 

在醒来后公孙钤逐渐发现他会被陵光唤醒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在棋盘上下了禁制。那个人就是陵光自己。

 

当年应是有人告诉了陵光公孙钤的灵魂存于这个棋盘之中,所以陵光将自己的一缕魂魄锁在了棋盘上,如此建立了他与公孙钤之间的连结。以此保证他们能够重逢。而缺失这一缕魂魄就导致了陵光每一世都会早夭活不过及冠。

 

如今此局已破,公孙钤将那一缕神魂还给了陵光,他的身体将逐渐康复与常人无异。而少了这一缕神魂的力量加剧了公孙钤消散的速度。

 

无论是当初选择成为棋灵,还是燃烧魂魄保护陵光公孙钤都不曾后悔。

 

这世上有的人终成眷属,有些人有缘无分。

 

叮铃——

 

叮叮当当的响声将陵光从睡梦中搅醒。

 

好像什么东西碎了…

 

陵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被夜风吹拂起的窗帘,陵光呆了一会没有再听见响声又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我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夜风静静吹拂着窗帘,漂浮起的布料偶尔划过空无一物的角落。

 

End


评论(1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