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筑梦者(钤光)

 @子沐 点的人鬼情未了,应该是我开过比较有意思的脑洞希望你喜欢w


01.

自从那日从公孙钤丧礼回来后陵光一连几日深陷梦境。梦里那个人看不清容貌也没有发出声音,陵光整个人僵直在那里无法动弹只能任由那人的手在身上肆意滑动。先是脸颊然后是脖颈,一路下滑…

 

陵光十分想挣开这种禁锢却连一个音节都无法发出,更别说扭动身子逃离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抚摸。突然耳畔传来湿热的气息,陵光不自觉的一哆嗦背后出了一层冷汗。陵光的耳垂处传来一阵刺痛将陵光从梦中惊醒。

 

“唔…”陵光坐起身摸了摸耳垂,上面没有任何痕迹可刺痛的感觉依旧残留在心中。床外三两根燃烧着的红烛偶有火苗炸裂的‘滋滋 ’声传来。

 

心中仍残存着梦中的惊悸使陵光无法再次入睡。

 

寂静的夜里许多烦扰之事涌上心头,陵光不禁有些头疼。也许他当年就不该派裘振行刺啟昆,啟昆死天下乱,裘振也永远离开了陵光。再后来公孙钤也走了,没有任何预兆,宛如一个玩笑般悄无声息的离去。

 

陵光觉得非常疲倦,心中的空洞被腐蚀的愈加剧烈。

 

夜晚总是将人的情绪渲染的愈发低落,有那么一瞬陵光甚至不知道要这天下有何用,想着不如追随着公孙钤的步子一同去往另一个世界,也许公孙钤还未走远,陵光还能追上。

 

这样的念头出现后陵光的头脑又开始昏昏沉沉,一不留神又睡了过去。这一回没有再梦见些什么,也许又梦到什么但陵光醒来后都记不得了。

 

翌日清晨陵光醒来后唤人洗漱打理,宫人们一律低着头神情木然。陵光这两日被梦境折磨的萎靡不振自然没有心思去关注内侍的神色,只觉着今日气氛比起往昔宁静一些。梳理好后陵光压抑着内心的倦怠乘上去往早朝的轿子。

 

一路所见满目霜白,是陵光亲自下的令,全国守丧七日,整个天璇从人到屋子几乎全是怆然的白色。陵光看着被风不断卷起的白色布条出了神,丝毫没有察觉到宫内的气氛惨淡到有些怪异。

 

这是公孙钤死后的第二天,朝中气氛很是沉闷,文武百官皆低着头盯着鞋尖在挂着白布的殿内安静候着,上百人的地方竟静的连呼吸声都听的清清楚楚,就算是在白日也显得有几分可怖。

 

“拜见王上。”百来人的声音汇成一线在大殿内回响显得很是威严。4

 

“众爱卿请起。”陵光的声音有些黯哑显是这几日没休息好外加悲伤过度。

 

“王上,如今朝局动荡,公孙副相的死因虽仍没有查出来,但遖宿那边早已虎视眈眈还望王上保重身体,切勿沉浸于悲伤。”在空气都仿佛凝固的气氛下几乎无人敢上前禀报政事,一如既往的只能是由丞相先开口打破沉默

 

“还没查清楚?本王是养了一堆废物吗!副相在自己府中遇害,本王都还没追究,事到如今你们还是查不出结果!孤王要你们何用。”不出所料陵光拍着金光闪闪的扶手起身,怒气冲冲的对着满朝文武吼道。

 

怒气上头气得陵光眼前发黑,最后的记忆片段是身旁侍从惊慌的面孔。

 

“王上!!!”随着陵光倒下的身影整个大殿像是炸开了锅,宁静被打破顿时一片慌乱。


==========


未完待续,点梗那边我还会选几个的,各位对抽奖是真的不感冒?感觉我要黑箱了,大家是在帮我省钱吗?明天开奖哦抽奖地址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