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筑梦者(钤光)

02.

 

陵光又回到了漆黑的梦境中。像是浸泡在一潭深泉中,双眼无法睁开,四肢不能动弹,能感知到的尽是冰冷且粘稠。准确些说宛如被囚禁在凝固的胶质中,五感几乎尽失,被动的沉溺在那人精心编织的梦境中。

 

耳边突然响起落棋之声,一枚…一枚…共落了七子,此后再无声响。陵光心里正奇怪着这是何意,后腰处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扰乱了思绪,恐惧感笼罩在心头陵光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

 

“王上…”

 

熟悉的嗓音在黑暗中响起驱走了恐惧,给了陵光安定的力量,泪水不自觉的从眼眶落下多日来累积的哀伤不断涌出,占满思绪。一片混乱中陵光已辨不出真实与虚幻,或许也根本不在意这一切的真相。

 

“公孙…是你吗…”陵光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竟能发声,颤抖的声音里满是不可置信,哪怕这是个梦陵光都想再骗自己久一点。

 

对方没有回答,只有冰凉的气息在脸上蔓延,陵光就算脑子再混乱也察觉出有些不对劲。公孙钤端的是一副君子做派,守的是君臣之礼。当年自己命他坐在身旁他尚且推辞,如今又怎会私自将手附在自己脸上。

 

“你是谁!”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熟悉的人陵光有些慌乱。这几日本就不断的在做些奇怪的梦境,有时候一场梦中只有自己一人在;另一些情况下会存在另外一人,那个人从未有过言语陵光也未曾见过他的模样,这是陵光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声音竟与公孙钤十分相似。

 

“您…认不出我了吗。”颈间传来一阵刺痛陵光感受到对方的唇齿贴上了表皮,牙齿渐渐陷入血肉之间。陵光痛的叫出了声想要挣脱,双手却被对方钳制着。

 

“你放开!孤王怎么会认识你!”陵光的声音染上了怒气显然已被对方出格的行为激怒。

 

“…是您自己的…”对方的话断断续续传入陵光耳中很是模糊,陵光皱起眉很是烦躁,一方面是因为对方古怪的行为,另一方面因为听不清对方的话语。

 

“王上,王上。”在内侍的呼唤下陵光悠悠转醒,一睁眼刺目的光线映入眼帘,他不习惯的眨了眨眼睛眼角滑落了几滴水珠。

 

“这是…孤王睡了多久?”陵光按了按眼角,梦中的惊惧缠绕在心上,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隐隐有些恍惚。

 

“回王上,自您在朝上晕厥至今已有两日。”应答之人低垂着头面容模糊在帽檐的阴影下。

 

“两日…”陵光一人坐在床上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些什么。

 

“公孙副相的头七也快到了…”

 

陵光的寝宫反常静谧,偌大的宫殿像是无一人存在,阴郁的气氛缓缓在空气中浮动。

 

【王上,这是您自己的意愿…】

 

=============================

应该是明天写完..。我脑袋是用来养金鱼的…有bug…是常态。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