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瓜农记事(瓜农X葱精)

立夏 晴

 

今日在集市上寻到一物,名曰青葱,听售卖之人所言是东方的一种香料,平日里用作调味,也可生食。此物叶子圆筒形,中间空,脆弱易折,呈青色看起来很是喜人。

 

不知为何我竟是一眼就喜欢上了此物,便买了两把带回家中打算种来试试,希望这来自东方的作物能在这荒漠之中生存下来。

 

我身居西北之地,得益于天时地利盛产瓜果,而我们家祖上三辈皆是种植雪瓜之人,此物与我家也算渊源深久。所以我将买来的一把青葱种在后院与雪瓜为邻,两者青青郁郁倒也和谐。

 

小满 晴

 

后院的青葱已种了有些时日,几场小雨过后愈发青翠。我时时回去给它除草、浇水,当时那个菜贩便说此物在生长期喜水,而西北之地雨量自是不能和东部相比,我怕它适应不了这的气候,便日日注意着给它浇点水。

 

它果然没辜负我的期待,我看它从一颗葱苗一日日的生长着,直至今日。我觉得我越来越喜爱它了。

 

芒种 暴雨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在西北见此大雨,豆大的雨滴砸在屋顶,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我有些担心院里的青葱。它才长成不久,突遇如此大雨恐会被雨滴打折了枝干。

 

我拿起蓑衣走出门去,准备看看它。

 

我叫陵光,一颗来自鲁地的葱精。几经颠簸我被送到了一个满目荒凉之地,与鲁地的繁荣热闹全然不同。说实话,我本不喜欢这个地方。

 

然而我被人买回了家,我以为他要吃了我,可他没有。他把我种在了他家后院,他家后院挺大的,我的旁边是一片瓜田,总的来说环境不错我还算满意。

 

可我发现我满意的太早了,这个地方的气候与我的家乡天差地别,又干又热!在我渴的奄奄一息时,那个将我买回来的人拿着水桶给我浇起了水,这个举动救了我一命。

 

“你可真是娇气,这才没两天你便受不住了。”他弹了弹我的头顶。

 

我摇了摇头不想理他,这个人时常会冒着傻气和一株葱苗说话,明明我无法回应他,他次次一个人还能说个没完。

 

我是不会告诉他,我喜欢他和我说话的。

 

这天雨很大,是我有意识以来见过最大的一场雨。我的身体被雨点敲打的生疼,左手也被打掉在泥土里,我痛得哭了出来。没完没了的泪水被雨水冲到泥土里,我的根系都能感受到混杂着眼泪的雨水中满是苦涩。我突然非常非常讨厌这个地方。

 

突然…雨停了。我颤巍巍地抬起头入眼是他心疼的神情,雨水冲刷着他的脸庞,将他的鬓发打湿,他将蓑帽放在我头上挡住了风雨。我的眼泪仍是止不住的流,他伸手碰了碰我掉在地上的左手又摸了摸我的身躯。

 

“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仍然有些颤抖,但他的出现无疑让我安心了许多。身体依旧疼痛,但我的内心已好受许多。

 

我决定如果我化形成功,一定要报答他。

 

====================

又回来啦…qwq…

青葱是大葱的别名,同理雪瓜=哈密瓜


评论(1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