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瓜农记事(二)

夏至 晴

 

那日大雨过后,我染上了热病,躺在床榻浑身无力,脑海中一片昏沉对外界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我走入烈焰之中,火舌舔舐着我的皮肤几乎将我吞噬。燥热的黑暗之中只有我的意识在飘散,再无其他。

 

冰凉的水滴在面上,眉宇间的皱褶舒展开我努力的想睁眼望见这片冰凉,可眼帘上似坠千斤使我无法看见他。疲惫之下,我的意识沉入深处,带着想见他的念头。

 

再次醒来已是三日之后,屋内空荡无人一片寂静。我揉了揉额角很是茫然。门廊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抬眼望去,是村里大夫。见我醒了他端着陶土碗快步向我走来。

 

“你总算醒了,快,我给你熬了汤药,趁热喝了。”他先将碗搁置在一旁的小木桌上,后垫了两个软枕在我身后将我从床上扶起。

 

“烦劳您了。”我向他道谢后又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你家中无人,应万事小心保重身体。这次若不是一少年郎来我屋中,告知我你病于家中,恐怕再晚上几分你就药石无医了!”他在一旁与我说着这次病情如何危急,我听后也有几分后怕,心下十分感谢他口中的少年郎。

 

“不知是何人去您那找的您,我可识得?如此恩情必要登门致谢。”我打听着少年的消息,希望能与他见上一面好报答他。

 

“我看着到眼生,不像我们村里的。”他捋着白须想了半晌。

 

我感到遗憾,我既没见过他也不知他姓谁名谁,人世茫茫恐是难报此恩。

 

“我给你开两副药放这,你喝两日,若还不见好再来寻我。”大夫指了指桌上的两包草药嘱咐着我。

 

“多有劳烦您,日后若有事您尽管找我。”我翻出钱袋准备将药钱给他。

 

“诶,你从小我看着长大,两株药草罢了,等你家雪瓜熟了送两个来便可。”他坚持不肯收这份钱,我只好收回,便应承他等瓜熟了必挑几个又大又甜的给他送去。

 

小暑 小雨

 

这两日天气格外炎热,今日下了点雨也算解解暑热。我病好那日去后院看了看那株葱苗,不过两三日的光景,不知何故它通体枯黄恹恹的倒在地里,我很是担忧。我蹲在它身前看了半晌终于想起同村的那名菜贩,我连忙起身赶向他家中,想叫他来看看我的青葱怎么了。

 

他来到我家仅是看了两眼就对我摇了摇头。

 

“这株葱苗可能受不了我们这儿的气候,这一看就是枯死了…”

 

我怔怔地看着他的嘴张张合合吐出一串串音节,传入脑海是混沌的响声。我分不清这些音节所表达的真正意思。他突然停了下来讶异的盯着我的脸庞。

 

“不就是一株葱吗…”我推开他走到葱苗前蹲下身,指尖轻抚着它的纹路。

 

“我好像…还没给你取个名字…”盯着枯黄的颜色我的意识开始恍惚。

 

“叫陵光可好?…光,晃也,晃晃然也。亦言广也,所照广远也。[1]”

 

后来,我将它搬到屋内,给它浇水除草以盼它能好起来。


曾有人来问过我,家中为何摆一枯死之物,我笑了笑没有理会。冥冥之中我相信你还存在着。


直至今日,我终于见到你重新冒出青绿的芽子。无法言述我那一刻的惊喜之情,就像一片空缺被填补完整。

 

 [1]出自《释名·释天》意为光,是明亮的,明亮照耀的样子。也可说是广大的,所照耀的是广大遥远的。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