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瓜农记事(三)

大暑晴

 

那日大雨过后,很是反常的我一连两日没见过他。翌日傍晚,担忧之下我去寻他。他躺在屋里面色通红,我急忙走向他将手覆在他的脸上,滚烫的气息从手心传来我皱着眉收回了手。

 

他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音节,像是不满于我的手抽离。我虽不是人类却也能感受到眼下的情形不对劲。我不知所措的站在他的身前,我知道他的难受却无法帮到他。

 

呆立了半晌我将手重新覆在他的额头上,他的眉目逐渐舒展开似乎好受了些。我的手心渐渐热了起来,他蹙起眉头难受的呢喃着。我反应过来他需要的是摆脱这种热度,我连忙在他家中找起了布条用水浸湿放在他的额上以望他能好受些。

 

立秋阴云

 

田里的瓜熟了,我先是送了些给邻里尝尝,又留了些做成果干,这样便能储存到冬天。我又上了几次集市,卖了田里的雪瓜换取了下一年生活所需的费用。

 

至于家里的青葱,它现在长得很好。自从它发了芽,我照顾起它愈发细致。这一次我算是见证了他的成长过程。一日一日,不停的变化,它高了一点,多了一片叶片,变绿了一些。它的种种刻在我的心上,一点一点化为现在的模样。

 

处暑微风

 

这两日天明显凉快了些。我准备种些冬日食用的蔬果,好在年节时多几样吃食,故而这几日对青葱的关注也少了些。

 

自从我将它搬入屋里家中一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葱味,我早已习惯所以毫无察觉。只是家中偶有人来会问我家中为何有青葱味,每当我指了指角落的葱盆他们总是笑得直不起腰,问我为何将此物放于家中,我也不想解释过多,总以喜爱为由作为应答。

 

他们自是不能理解,我也无意与他们多费口舌。

 

白露阴雨

 

看这天只怕热不了两天了,我有些担忧屋里那盆青葱能否度过这个冬日。夏季我可把它搬入屋内多浇浇水,但冬日里气候严寒就算屋里也不见得暖上几分,我不知它是否适应的了。

 

秋分晴

 

我总梦见一个人。他在农田里站着,隔着有些远我看不清他的脸庞,隐约间是一片朦胧的绿几乎融合进四周的景色。

 

他走向我,越来越近。我记得他牵起我手时的温度,记得他绿衫上的纯白花纹,记得他靠近时花草的香气,可每每醒来我却忘了他的模样。

 

寒露大风

 

以往年的经验来看近日该开始准备御寒的衣物了。我拿着自家种的棉花去到绣娘家中定制了几件冬衣。鬼使神差之下我订了一套尺码小于我的衣衫,可能是那翠绿的布料吸引了我。莫名地,我觉得它很合适一个人,但我又无法从脑海中搜寻出这个人是谁。

 

绣娘打趣我是不是喜欢上了哪个女子,我笑了笑没有应答。她的笑意中多了分了然,她同我说——这套衣服我定给你做精致些,保准那姑娘一看就喜欢。

 

我无奈的与她解释,她只当我是羞于承认喜欢上了哪家姑娘。我只得作罢,毕竟这套冬衣我也解释不清是为谁而做,只不过是心血来潮罢了。


==============================


玖琉太太的粮太好吃了,喜悦之下克服懒癌更一发…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