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瓜农记事(四)

霜降  晴

 

今早起身便觉冷了许多,搭上往年的冬衣向屋外望去,门前那几棵柳树枝条上已挂满霜冻。我回屋看了看角落的青葱,它倒没受什么影响,亭亭净植,必是因为屋里怎么都比屋外暖和许多。

 

我穿好衣服准备去看看后院的白菜,过了霜降差不多也该收割了,我该将家里的菜缸清洗一番好备着腌制白菜。

 

立冬  晴

 

估摸着初雪没两日将到,我准备去绣娘那问问冬衣的缝制如何。一早走在街上,呼出的热气立刻在空气中凝成水珠,看着就是一片白雾。早起的人们形色匆匆地赶往各方,偶有人将手放在唇边呼出一口热气,双手摩擦以望缓解指尖的僵硬。

 

我紧了紧衣物加紧脚步走向绣娘家中。这天虽算不上寒冷,但在街上站上半个时辰仍足以将人四肢冻僵。

 

我来到她的门前敲了两下,她的脚步声伴着招呼声由远至近传来。打开门后她将我迎进门,递了一杯热茶给我,我向她道过谢后说明来意。

 

“我前两日才缝制好,本想这两日找个机会拿于你,可这天越来越冷,找我做衣裳的人也多了,实在得不出空。”她一边与我解释着一边招我至绣房。

 

我自是与她说这本不是什么要紧事,我自己来拿也很方便,不必忙她多走一趟。

 

“对了,你快看看这件衣裳合不合适,可有哪些地方还需改改?”她拿出一件青绿的衣衫摆在我跟前,看见这件衣服我心中一震,我总觉得我在哪见过这套衣裳。

 

我拿起它看了看,甚是满意。我觉得它很合适一个人。

 

一个什么人呢…

 

我不知道。

 

小雪  雪

 

今年的第一场雪,窗外的景物蒙上了一层白纱,影影绰绰的看不真切。地里的作物也被埋了个严严实实,好在雪不算厚,处理起来也不麻烦。下雪之时还不算寒冷,但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好熬。

 

我拿出前两日找出来的炉子放上了些炭火,在‘噼里啪啦’的响声中屋子里的温度逐渐升高,人也舒服了些。

 

我瞧了瞧那株青葱,不知是不是气候的缘故它的叶片边缘有些泛黄,我轻轻捻了捻它的叶片希望它顽强一些。毕竟这个冬天才刚开始,我和它的日子还很长很长。

 

大雪  大风

 

我本未到化形的时机却为了他一意孤行。帮他叫来了人后,我都未来得及多看他一眼,便精疲力竭化为了葱苗。

 

元气大伤后我陷入昏迷,元神藏匿在泥土中。相当于重新成长,我将枯萎后再发芽,直至恢复了精气才会醒来。不知道他会不会将枯萎的我扔出去…

 

意识回笼时,我已在屋内安了家,一定是他将我搬了进来,不知我沉睡之际距今已有多久。我抖动着枝叶从空气中分析着如今的季节。…是冬天了,我睡过了整个秋天。

 

我错过了一个秋天,心里突然涌上酸涩的滋味。

 

我迫不及待的想见见他,非常非常想。我摆动着枝干寻找他的身影,可他似乎不在屋内。失望之下我的枝叶奄奄地垂在泥土上。


=============================

基友一个个都有了cp…很伤…

我觉得,我就是太帅才没有cp的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