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笺゜

送君千里 终须一别

风华正茂

听young and beautiful 的时候脑了一个梗,本来想写又觉得笔力不够。
家教相关,平行世界没有未来战,所以是一个27死了密鲁菲奥雷称霸的局面。
骸回了日本,捡到一个跟纲吉有几分相似的小鬼收了当徒弟,开始了养花种草带孩子的养老生活。

--------------------

我挑了挑炉里火炭,让它烧得旺些。我对面坐着的是我的师傅。他拨弄着杯里的可可,心不在焉的。
“还痛吗。”每年风雪交加的时候他便会浑身酸痛,说是年轻时落下的伤病。
他年轻时是一名黑手党,后来隐姓埋名来了日本。我是他在日本捡到的。
有时候我的师兄师姐会来看他,带着意大利的巧克力。多数情况下他们聊天时我都会去院子里打发时间,大人间的言谈实在无趣。
偶尔他会给我讲些离奇的故事,热血且悲凉。
师傅的故事永远没有结局。
我纠缠了他许多次,每次他都只是笑笑再顺手把我从他的身上扒下去。我很生气,今天不做凤梨盖饭了。
有一天来了个陌生的男人。他看着和师傅差不多岁数,黑发黑眼,不好相处的样子。
那天我一个人在院子玩了很久。日头西斜那个男人才走出来,他走向我,蹲下身盯着我,我有些害怕的低下头。他看了我一会就起身走了。
他盯着我的那一刻,和师傅看我的神情有几分相似。
我觉得,他们看的都不是我。

评论

热度(3)